--.--.--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8.12.21 *Sun

尸鬼

上主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
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
上主责问他“你做了甚麽事?你弟弟的血从地下出声,向我哭诉。
你杀他的时候,大地张开口吞了他的血。
现在你受诅咒,再也不能耕犁田地;
地张开了口,从你手里接受你兄弟的血。
现在你必从这地受诅咒。
即使你耕种,土地也不生产,
你要成为流浪者,在地上到处流荡。”
——创世纪第四章


几乎被我推荐这套书的人都像我抱怨一开始怎么那么多描写怎么一点都不恐怖,这就是小野不由美的特色之一——近似啰嗦的考验耐力的伏笔。想当初十二国记的开始我也拼命地忍耐,于是这次坦然地阅读那些看似没必要却在后面一一点到的细节。虽然几次因为看的火大(不是雷!)而停下来,但最后总算完整地看到了最后。渐入佳境,让人看的身心颤抖,看完后意犹未尽且反复读之而不厌,个人觉得这是小野不由美的厉害之处。她喜欢藉由人物思想、行为等的碰撞冲突来来传达她的想法,引导读者思考,涵义蕴含于字里行间,而悟性自在各人。
说的有点空泛了(汗),那么具体到尸鬼上来。看到有人评论说尸鬼不如十二国记大气宏广,我倒觉得两者之间没法这样比较,十二国记虽说主要写的是国王和麒麟,其主旨却在国家的治理、权力的拥有者和王(或者说高层领导人)的条件等,而尸鬼说的是一个村落里的故事,虽然有涉及到神论和时政相关,也有名义上的三大望族——然而,兼正的没落反复提及,寺庙和医院的实权实际也弱化了,更多的是村子里的居民来出发,旨意在人。所以,若以写国家的手法来写村落,反而失当了。当然,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话题,就我而言两套书都很好看,十二国记更多是积极层面的,而尸鬼消极意识比较多。

尸鬼讲的是基本与外隔绝的外场村的居民一个个离奇死去,在连续死去八个人之后尾崎医院的院长敏夫和寺院的副主持静信因为怀疑是传染病而开始寻找病因,然后即使分辨出了症状却找不到病因更别说诊治方法,而就在这个期间死去的人不断地多。当敏夫发现全部都是在半夜死去的患者的血管附近总是有伤痕并且是两个小洞之后,真相慢慢地浮出水面——所有的矛头指向在连续死亡前期搬来的桐敷家。即使不愿意面对不可思议的反常,人们也尽量夜不出入,使用神符等辟邪的东西,敏夫寻找解决的办法,而静信则因为对正义的怀疑而犹豫不决,此时尸鬼已经从隔绝的山入进入到村中居住,加快了他们合法化社会化的计划……而当敏夫的安危受到威胁,之前失望的他重新振作将真相公布于居民面前,于是愤怒的人们开始反抗讨伐尸鬼。面对生死,是反抗?是屈服?是逃避?还是?无论是人类还是尸鬼,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以上就是糟糕的简介orz
详细的介绍请看这里-》屍鬼

虽然定义为恐怖小说,可除了尸鬼(吸血鬼)这个设定,以及村民屠杀尸鬼的惨不忍睹的生动描写外,其实没有太多的渲染恐怖气氛的描写。然而我仍然看的背脊发凉,并坚持晚上不看,因为人心这玩意,实在比鬼神啥险恶得多——尤其是在脱离道和社会规则之后。当然,并不是死后复生为尸鬼后就可以全部改变了,身体的残缺不会,心理缺陷不会,人的劣根性也不会。在所谓的重生和自由无极限面前,人还是被自我约束着,所以无论怎样,那些妄想从社会和自然约束中脱离然后可以来个大翻身获得一直渴望的东西的人,不过是走向了另一种更暗的可悲罢了,他们希翼的依然遥不可及。
全书中一再强调“弃之于神”,但我觉得写的更好的却是其中展现的人性百态,确实丑恶的人心也可以举起主流的“正义大旗”,然而“违背常识和常规道法则的小众也并不是罪恶”这点却没办法顺理成章地推及。我可以认同尸鬼本身存在的无罪,正如书中说到“一开始就是被神舍弃的,也是被神创造出来的”,但却不能接受他们为自己猎杀人类的辩护,“求生本能”自然无可非议,然而一定把它和人类捕杀动物相比较来获得其合理性就可笑了,这种比较就和“他干了坏事所以我也可以干”一样,从根本上就不认为自身的行为是正确的,也没有脱离社会规则,才会需要这种低劣的比较,来说服他人说服自己,藉以维持表面的合理化。这主要是尸鬼头头——沙子的想法,至于辰已则是本能主义和虚无主义,而其他尸鬼不过是换个方式来过日常生活罢了。而这种漏洞百出的妄想主义,不知道为何辰已能将沙子视为圣母般存在而无偿甚至献身帮助她,也许他活太久了所以比较喜欢这种肤浅幼稚的小孩子言论?倒是静信说的对,尸鬼不过就是要活下去,哪怕苟且残喘。也也算是一种本能论吧。

总觉得小野喜欢写一般意义上的违背常规的人,并且会抬到一定的高度,例如幹由,例如沙子,再例如静信,可这些人我都很想抽打之,并且十分不理解他们为何可以到那个高度。也许是我偏激,几乎从来没有因为这样的拔高而喜欢这些角色,相反还认为他们完全不配这样的高度。首先还是拿幹由来说话,在十二国记里尚隆说此人是第二个自己,那么来看幹由都租了些什么,在叛变之前他深受元州人民和部下的爱戴,是英明的象征其形象之高大伟岸直接导致部下们支持他谋反。那么在大势去也之后,他做的不过是把过错推到部下身下,连别人的好心劝说也当作陷害之举,无容人之量且无足够匹配高位之行,并且将自己的过错推到别人身上哪怕杀人也不惜已不是一次两次了,大概之前反对他登诸侯之位和叛变的也是被暗中解决掉的吧。我唯一能想通的一点,大概是尚隆觉得之前自己对父亲和领地的态度和这人相似。但不管怎么说,此人所为和尚隆相差甚远,实在不解那高度由何而来。打完这段话,忽然想到,也有可能我把尚隆想得太高太美好了(汗)。
再说沙子,作为尸鬼的女主人公,此女甚至被辰巳视为“圣母”。可问题是,她想建立尸鬼部落的初衷也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能堂堂正正又能代入家的梦想的地方,从根本来说不过是私欲罢了,和圣母的定义相差甚远吧。何况,尸鬼要吸食的是人血,若是尸鬼的数量大于人类的数量,那不是该要饿肚子了。连空想主义都不如,根本只是个异想天开,沙子也不过是个爱做梦的萝莉,活了那么多年都是白活了。最后还不是为了活命啥也不顾地逃出去了,其他的尸鬼在活命就是个屁,什么家人都是没事吃饱了闲着嘴上好听骗骗别人骗骗自己的。辰巳大概是活太久老糊涂了。
静信这人是导致我数次停看尸鬼的根本原因,其实他和幹由有点相似。因为不想辜负大家的希望而成为寺院的主持,不反抗并且口口声声安于现状。实际上呢,却是口是心非地憎恨村民,从而将阴暗面扩大到整个人类,当然不包括他自己。当不到必须抉择的地步时,他一口一个为了村民如何如何,不辞辛苦地寻找真相,而当敏夫找到真相——必须为了保全大场村而猎杀尸鬼时,他的本质终于暴露出来了,说敏夫残忍没有权力屠杀尸鬼,说尸鬼有权利杀害村民因为他们是为了生存,说人类是多么的残忍和自私……当然,尸鬼的确可以为了生存而杀害人类,那么反过来人类也自然可以为了活命而猎杀尸鬼吧,这是双向的,凭什么尸鬼可以杀人而人去杀尸鬼就是残酷和阴暗呢?这当然是静信的双重标准了,因为他从心底讨厌人类讨厌让他不得不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村民,因为他的内心就是暗的。自然人言可畏,但为了满足村民期望而选择当上主持的静信自己难道不是为了获得某种意义上的满足感吗?何况那时并没有人逼着他那么干的,因为胆怯懦弱而选择这条道路,过程并不全在别人。还有非常关键的一点,静信根本就是迷上了沙子,明知道她是尸鬼也将实情相告深夜幽会,中立之类的全是空谈,最后还不是为了救沙子杀人了,无论理由多么冠冕堂皇,其本质就是为了私欲。私欲本无错,犯不着的是假惺惺,伪君子不比真小人高尚,甚至更可恶。

当然,村民屠杀尸鬼的情况也算不上光明正大,在生命面前大部分人都扭曲了,手段之凶狠也令人心寒。但也并非人人如此,而尸鬼中也有宁愿饿死被打死也不吸食人血杀害朋友的存在。不以偏盖全,不以全盖偏,能做到这两点也算是客观的一种吧。
虽然希望那两人去死去死,但结尾其实还蛮不错的。总体来说,其实小野不由美自己也大概没有很明确地想明白该怎么处理这个关系吧,有点只缘身在此山中的感觉,何况神学这玩意通常都是蒙人的。

尸鬼里最喜欢的角色是夏野、敏夫、律子和阿彻,排名有先后。



记于10月31日
12月21日补完
CATEGORY : ├─字里行间

COMMENT

Comment Form


秘密にする
 

TRACKBACK

TrackBack List


09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Copyright © 荒芜枯野 All Rights Reserved.
テンプレート配布者: サリイ  ・・・  素材: be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